如果出现这种情况怎么办

  • 新街口街道办事处副主任魏九红翻阅了政府相关法律法规,没找到允许在胡同里施划停车区域的相关规定。而且,根据北京市道路交通安全法规,合法停车场地需经交管部门批准才能设置停车标志。

    自打这两条胡同停车自治管理试点见到了成效,相邻的很多居民也盼望自家胡同尽快这么做。据魏九红介绍,目前西四北一条至五条胡同正在进行环境整治,今年也将推广六条、七条的经验。但他同时也有担忧,随着私家车越来越多,胡同的停车压力肯定会越来越大,管理起来更难。如果出现这种情况怎么办,说实在的,心里也不托底。

    既然是停车区域,就意味着没有固定车位。但两个胡同里只有83个车位,能否保证近200辆车一直都能周转得开? 不会有的车没地儿停吗?

    对登记在册的车辆,胡同停车自治后,会根据不同的时间段,合理安排,错时停放。而那些临时来走亲访友的车辆怎么停?尹庆国说:“这些车虽没有登记,也得让人停啊!秩序管理员会引导他们暂时停在空置的车位里,记下车主手机号,以便居民的车回来后能随时挪车腾位。”

    (责任编辑:秦静)

    “胡同里有车的人家想在自家门口停车太难了!”居民刘竹青道出了很多人的苦恼。“停车难是个大问题,正好区里相关部门的领导都在,大伙儿一块想想办法,也为咱区其他街道蹚蹚路。”王书记接过大家的话茬儿。

    原来,无论是国家颁布的道路交通安全法,还是北京市实施的道路交通安全法规,对胡同划线停车都没有明确的规定。

    那么,划出虚线的停车区域行不行呢? 个别居民也反对:我家没车,凭什么让别人的车停在我家墙外窗户底下?

    就在这时,区委书记王宁带着16位区领导及相关部门“一把手”来社区调研。

    位于老城区的西四北六条、七条胡同,连接着新街口与西单的繁华商业区,周边商铺林立,人多车多。两条胡同住着1770多户居民,有私家车将近200辆,本来就停车难,偏偏周边的商户也常来挤占车位资源。

    实行停车自治前,胡同里“抢位”大战常常上演。为能占到车位,一些居民不光自装地锁,还用破椅子、旧自行车等杂物乱占地儿。在居委会主任尹庆国的印象里,胡同乱停车整治过好几回,可各式各样的“锁”,今儿拆了,没两天又冒出来。外来的车依旧往胡同里挤,居民意见大了! 怎么办?着急。

    于是,魏九红找到交通管理部门,详细说明原委,希望得到支持,最终顺利地划定了停车区域。但如何使胡同划线停车合情合法,魏九红认为,如果今后自治管理的模式得以推广,这仍是需要解决的问题。

    有人建议:“能不能仿照社区事务居民自治的模式,也来个胡同停车居民自治?”这个主意在座的都赞成。王书记提醒大家,这事儿一定要召开居民代表大会征求意见,由居民自己决定是否实行停车自治。

    目前,西四北六条、七条胡同采取的是随来随停、机动灵活的停车管理方式。负责调度的是秩序管理员。他们的任务是引导车辆,指定停放,每天早上六点半到晚上七点半,胡同口都由这些管理员负责把守,一来劝阻外来车辆乱占用胡同车位,二来引导居民的车辆入位停放。“这样,胡同里的车位周转就灵活多了。而且停放时段都是居民事先认可的,大家都会主动配合,加上管理员调度得勤,一般不会出现车没地儿停的情况。”尹庆国说。

    这让街道办事处和居委会感到两难。尹庆国说,尽管胡同停车的现象很普遍,但真要统一管理起来,缺乏法律依据,而来自部分居民的阻力,让问题的解决变得更加困难。

    记者在采访时看到居委会有一本车辆登记册,上面详细记录着胡同里每辆车的车主姓名、车牌号、与户主的关系,以及联系电话、停放时间、停放位置等信息。在停放时间一栏里,一些车辆的停放时间居然精确到某一天的某个时段。比如:某户人家的外甥经常在周末下午两、三点开车来看望舅舅;某户老夫妻的儿子周日下午三、四点会开车回家,吃过晚饭离开。

    第三步,根据居民私家车数量和停放时段的不同,登记造册,统一安排……

    起初,胡同里划的是白实线的停车位。有人质疑:胡同不属于城市道路,别说一个居委会, 就是街道一级政府也没权划线停车。

    在西四北六条、七条胡同采访时,居民告诉记者,实行停车自治管理以来,胡同里环境变化挺大,路是新铺的,墙边木栅栏里都种上了花草,所有车辆集中在胡同南侧停放,整齐有序。